佛系青年🍉

晚枫是只咸鱼,
但学校使我勤劳

四季之味(段子)

感觉要勤奋起来,不能咸鱼,祝我心想事成吧

预警:人物ooc,ky误入

夏天就是要吃炸鸡腿+快乐水+冰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炎炎夏日绿树成荫,蝉声阵阵,连风都带着酷热的气息,这就是夏天啊。

“可恶,想吃炸鸡,鸡腿,鸡翅,天妇罗,可乐,冰棍……”审神者瘫倒在办公桌上,“没有这些,还过什么夏天嘛!”

“真是万分抱歉,阿鲁金,照顾不周让您失望了!!!”长谷部感觉整个刀生都要灰暗起来。

“诶,那就让我吃吧,让我吃吧,让我吃吧……”审神者满怀希冀地看向近侍长——废婶——谷——制造机——部。

“但、但阿鲁金还在生病啊……”长谷部一片灰暗,轻轻一戳好像能飘散如尘,内心还在挣扎【可恶,都是我的错,到底要不要……可恶啊!!!】

突然审神者凑到长谷部面前,挥了挥手,见他没有反应,双手轻捏他的双颊,“啊啦,肉肉的,好软啊~~”

长谷部终于回过神来,满脸通红,头顶好像都能冒烟了,“阿、阿鲁金sama……”呐呐道。

审神者恍若未觉,“真可爱呢,不,是真可靠呢,长谷部。”

“是,必不负主的重托。”
“那么,去吧,可靠的长谷部君。”

走着走着,长谷部感觉到哪里不对,“阿鲁金!!!”大喊出声。

门外,“呐,三日月,主上还真可怕呢。”

“哈哈哈,是吗?鹤真厉害。”

“喂、喂,不要装傻啊,算啦,去找咪酱吧,”鹤丸牵起三日月的手,哼起轻快的小调,“一起制作惊吓吧。”

阳光下,鹤丸的笑容太过美好,蛊惑了三日月的心,但又像鹤般翩迁,洁白,美丽,剔透,好似随时会羽化离去。

“哈哈哈,甚好,甚好。”

此刻光阴定格在心间,一如幽兰,淡淡馨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听着长谷部的曲子写真爽,到后面又拐回三日鹤,真的是该怎么说呢?

失智的我竟然文艺起来,有毒吧,应该没有串画风吧?
哈哈哈哈哈,祝泥萌食用愉快


四季之味

突然发现今天是小暑,之前奶奶说小暑要吃羊肉,但是家里到没有这个习惯,那就随意点,先摸鱼摸一篇。

预警:人物ooc,不要较真,ky勿进
           很短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哦呀,今天的近侍是咪酱啊,”审神者突然一手握拳拍打在另一只手的手心,“突然想起,小暑就该吃羊肉啊,正好咪酱来了,我,我想吃酱羊排,椒盐羊排,羊肉汤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主上,但是天气这么热,还是要食用一些清热解暑的蔬菜吧。”

“嘛嘛,那就加上苦瓜炒蛋,苦瓜蛋汤或者冬瓜汤吧,正好办一场宴会庆祝让大家休息。”

“那么,主上,我先去通知大家这个好消息吧。”

“去吧,去吧,”等到光忠走远,审神者突然想起,“啊——咪酱你还不能走啊,我不想面对这么多公务啊,要死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傍晚,远征部队归来,正好大家在布置会场。

“哦豁,今天怎么这么热闹?”鹤丸领着队员走在本丸中,看着短刀们在万叶樱下进行装饰,“啊,是光坊。”

“鹤先生,您回来了呀,本丸今晚要举行宴会。”烛台切光忠正好瞧见鹤丸他们。

“烛台切,为什么会在今天,是因为什么重要的事吗?”

“并不是的,膝丸殿,是主上趁着小暑想举办晚宴犒劳大家。”

“诶,很不错嘛,你说呢?疑惑丸。”

“啊,阿尼甲,是膝丸,膝丸啊——”

“名字什么才不重要吧。”

“哈哈哈,甚好甚好。”

“嘛嘛,大家先去洗漱吧,不过三日月你要注意一点,算了,我还是拜托今剑他们吧。那么,我先去主上那进行这次远征的报告。”

“啊哈哈哈,鹤哟,不要这么紧张,我在在浴室等你。”

“我知道了,那就好好等着我吧。”

白色的衣袂翩迁在转角若隐若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夜,烛火通明,樱花于月下起舞,花瓣翩翩,撒落在食物上,带来浅淡的香气。

歌仙举起酒盏接住一瓣樱花,清酒泛起涟漪,酒中的月亮也朦胧起来,“真是风雅啊。”低头轻抿,“树下清酒上,飘落樱花瓣。”【我把原来的俳句改了】

审神者捂嘴轻笑,“还真是歌仙。”

“呐,主上这绿绿的汤是什么?”

“是乱酱呀,要尝尝吗?很美味哦。”

“是,是吗 …哈哈哈,一期尼好像在叫我,我先走了,主上。”乱看着审神者露出熟悉的轻笑,赶紧撤离。

嗷唔,“明明很好吃啊!”浓稠的汤带着细碎的蔬菜与蛋,审神者对着鹤丸舀起一勺,“鹤丸,要吃一些吗?非常清热解暑,很适合你哟。”

“不要。”鹤丸迅速拒绝。

“那么三日月要来一点吗?很美味哦!”

“哈哈哈,是吗?那就来一些吧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审神者眯起眼睛,笑。

三日月闻言,看着清绿的汤,发出慨叹,“真是漂亮的绿色啊。”

喝了一口,整个人淹没在阴影里,突然一手捞过鹤丸,渡了过去,“真是美味。”

鹤丸的脸皱成一团,“哪里美味了?太苦了。”

三日月依旧弯了弯眉眼,“啊哈哈哈,有鹤在就很美味。”

“是吗,那就请三日月大人连带着我的份一起吃掉吧。”

“果然不行呢,没有鹤,我可是对苦味很苦手的啊。”

“山姥切,快停下,太不风雅了!”

“我只是仿品,不要对我有什么期待。”呼啦呼啦,卷着被单在地上翻滚。

“阿尼甲,不要突然睡着啊!”

“好吵啊,啰嗦丸。”

“是膝丸,不是啰嗦丸啊,阿尼甲!”

“哦啦哦啦,只要知道你是弟弟丸不就好了。”髭切抬手,拾起粘在膝丸刘海上的花瓣,chu-“真是可爱呢。”

膝丸突然满脸爆红,头上好像还能看到蒸气。

“呐呐,一期尼,我们可以喝一点酒吗?”短刀们围着一期一振。

“不行,饮酒对你们不好。”

“诶,难得一次。”

“乱,你在做什么?”

“什么都没有,一期尼。”

…………

“真是热闹,大家都很开心呢,”审神者不知何时回到天守阁,看着窗外,“偶尔一回也很好,是吧,药研?”

“是的,大将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那首俳句原句是松尾芭蕉的《赏花》:“树下鱼肉丝、菜汤上,/飘落樱花瓣。”
   摸完这篇,就去码交错,然后就是黑道paro了

    突然觉得自己很勤奋(并不是)

四季之味

    

       存稿都丢了,码个小段子,乐一乐

       人物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好热啊,夏天怎么还没过去,无聊啊!”


“嘛嘛,审神者大人说是本丸季节要与现世同步,现世才小暑,所以忍耐忍耐,吃点西瓜吧。”


“不用了,谢谢三日月,我只想瘫在这。”


“鹤哟,这可不行……”


“啊,三日月殿下和鹤丸先生在这里,我来送点心,”五虎退端来一盘糕点,“是袛妦大人家乡的点心,叫作凉糕。”


“辛苦退酱了呢,”鹤丸起身接过盘子,“是咪酱做的吧?”


“是的,啊,对不起,我先去找小老虎。”


“真是可爱的孩子,是吧,三日月。”


“啊嗯。”


鹤丸用筷子夹起一块凉糕,仔细观察,“软乎乎的,又有韧劲,半透明的,撒着红绿的糖屑,嗷呜。”

“好吃,快来,三日月。”鹤丸眼睛闪闪发光,将咬过的凉糕放到三日月嘴前。


“确实如鹤所说,但是还不够甜呢。”


“什么?这样淡淡的甜不好吗?你个嗜甜症重度患者。”


“哈哈哈哈哈~”


“不要装傻啊,老头子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啊啦,啊啦,我们就不要过去打扰了。”青江对着身后的秋田,前田,平野说道。

“阿,阿尼甲,是膝丸不是藤丸啊!”


“是吗?名字什么不重要吧,只要你是弟弟丸就好了,”髭切说着亲了亲膝丸的脸颊,“卡哇伊呐,薄绿。”


“阿尼甲……”膝丸害羞得低下头,绿发衬得薄红的脸庞愈发耀眼。

“哦呀,哦呀,又是充满活力的一天。”袛妦在天守阁内轻笑道。

四季之味(小段子吧)

端午已经过去很久了,但是还是想来一发
只写我尝试过的,喜欢的
今天最后一发甜梗.@琴痴酒狂 
不喜勿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的本丸异常热闹。

“端午节啊,还从没有过过这个节日。”鹤丸枕在三日月腿上,拿着一小结箬叶,仔细观察。

“嘛,袛妦大人想过家乡的节日,让我们一起放松心情,迎接接下来的战斗。”三日月一手端着茶杯,一手抚摸鹤丸的头发。

“听咪酱说,除了日本的粽子,还会包主上家乡的咸粽与白粽。我倒是没想到日本也会过端午。”

“这是理所当然的吧,毕竟是从海对岸的国家传来的啊。”

“啊,我好像闻到食物的香味,是粽子吗?真期待啊。”

“那鹤哟,一起去食堂吧。”
“出发!!!目标食堂。”

到了食堂:
“阿尼甲,停下来啊”
“诶,你在说什么呢?嗯…肘丸。”
“是膝丸,不是肘……”丸啊,阿尼甲,膝丸话还未说完,就被髭切投喂了粽子。
“真是美味。”
“这样啊,我也来尝一口。”髭切就着膝丸咬过的地方,咬了一口。
“停下啊,阿尼甲!!!”

“粽子很美味,大包平什么时候才能来呢?”

“兼桑来,热乎的粽子。”
“多谢了,国广,你也一起。”

“三日月,快尝尝,很好吃。”
啊呜
“嗯……要是甜的就好了。”三日月有些苦手的笑起来。

“哦呀,没想到三日月殿喜欢甜粽啊,”袛妦捂嘴轻笑,“真是不好意思,没有呢^_^。”

“啊哈哈哈哈哈,真是苦恼呢。”

欢乐的一天就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