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系青年🍉

晚枫是只咸鱼,
但学校使我勤劳

略略略,我的包养没有肉

  .@道系青年🍉 恭喜卷卷达成百fo成就,祝卷卷复习考试啥的一切顺利!

超感谢卷卷帮我想的标题,我超喜欢!!!

  
沙雕文,不过也沙雕不起来,嘛,应该还看得过去(捂脸)

  预警:人物严重ooc,bug众多,文笔糟糕

  觉得雷,请点左上角or右上角,你好我好,大家好,笔芯️❤️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对面坐着的,据说是新宿的公关头牌——三日月宗近,鹤丸对此秉持怀疑的态度,虽然颜值、气质无可挑剔,但是……


  初见,鹤丸认为No.1名副其实。


  独一无二的藏着新月的双眸,通身优雅高贵的气质让鹤丸起了几分兴趣,但纷至沓来的事务让他把三日月抛在脑后。


  鹤丸在与源氏的当家会晤结束后,让下属撤出守在门口。整个人懒散的靠在沙发背上,仰望着天花板,瞥见悬挂在夜空的银钩,突然想起那个有点特别的头牌。嘴角微微上扬,“没有惊吓,心,可是会死的。”面孔在阴影下若隐若现,灯光下,呈现出暗金的瞳孔显得异常冷冽。


  “组长,”下属行礼 后无声的离开房间,唯有三日月停留在房间。可惜一阵铃音响起,预示着鹤丸将要接受新一轮文件的轰炸。


  “嘛~惊吓就留到下回吧,”说完,鹤丸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。


  呵,轻笑声从三日月的喉中传来,“我稍微有些苦恼呢?”面上却一派笑意,接着慢慢饮尽桌上的热茶,而后走出房门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时间的切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“喂喂——”鹤丸一进房间就被吓到了,“三日月,你还真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头子啊,”看着原本整洁的室内变得乱糟糟的,不禁发问,“你,到底是怎么当上头牌的?”


  “哈哈哈哈哈,”三日月想了想,歪过头,竟然有点可爱,不太确定的回答,“靠脸?”


  听到这回复,鹤丸沉默,竟然的觉得这回答,没毛病!可是,下一秒,让鹤丸跳脚,明明我是花钱来享受的,怎么,我还变成了保姆?


  “鹤哟,来帮帮我吧,”衣裳凌乱,顶着一头卷毛的三日月苦恼的笑着,鹤丸诡异地看出三日月这个大男人有几分可爱,捂脸想到:完了!


  生无可恋的走到三日月面前,帮他穿好衣服,转身,想去去整理房间时,手腕被三日月轻轻攥住。鹤丸看向他,融金的双眸带上疑惑。


  “哈哈哈哈哈,要来膝枕吗?”三日月笑眯眯的望着鹤丸,另一只手搭在了腿上,“来躺下吧。”


  “哈?”鹤丸就那么与三日月对视,许久,鹤丸投降似的,枕在三日月的大腿上。不是软绵绵的,也不是硬梆梆的,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
  第一次,枕在家人以外的人身上,鹤丸心绪复杂,待他回过神来,异常认同:好看的人就是没有死角!自下而上的看着三日月,三日月不愧是三日月。


  躺着躺着,瞌睡虫爬了出来,鹤丸终究抵不过睡意,沉入黑甜的梦乡,半梦半醒间,额头感受到一瞬的冰凉却又柔软。


  “鹤哟,愿你梦中翱翔,”语毕,三日月一边轻抚鹤丸柔顺的头发,一边拿起身边的书来阅读。


  鹤丸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“三、三日月?”突然惊醒,坐起“我睡了多久?”喑哑的声线带着淡淡的黏糊糊的鼻音,可爱又撩人。


  “已经是傍晚了,”三日月合上书本,“鹤最近有些忙碌,我也是会寂寞的呀。”端起一杯热茶,轻呷。


  鹤丸沉默不语,半晌,“很快就可以了。”嗓音低沉。


  可是,这天之后,接连几月不见鹤丸踪影,毫无消息,身边的好友都暗暗为三日月着急,看着三日月不紧不慢,从容淡定的姿态,也因为是三日月而逐渐放下心来。


  夜幕时分,三日月外出归来,推开家门,一如往常不见那人踪影。

  
带着些许疲惫躺倒在沙发上,闭上双眼,感受着残留下的丝丝气息,脸上的淡然都化为乌有。等到肚子轰鸣作响,点起了外卖。


  拥有老年人生物钟的三日月一如既往的失眠,只是今天格外的晚,哦,不,该说昨天了。

  睁开眼,又是独自一人。


  拉开门,“鹤?!”三日月的瞳孔突然紧缩,怔怔地看着鹤丸。


  “我回来了,”脸上贴着绷带的鹤丸,笑得一脸肆意,“吓到了吗?”

  “吓到了,真的是,很棒的惊吓,”三日月真切的笑起来,快步上前,拥抱住鹤丸,“欢迎回家。”


“嘛嘛,这可真是……呵~”鹤丸会抱住三日月。

  









emmm,我觉得再写也没啥意思了,如果感觉哪里转折僵硬,那是因为写不来,干脆没写。可能以后会扩展开来。

文不对题,真的很不好意思。

感谢阅读!


  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
  
  

  

  

评论(5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