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系青年🍉

晚枫是只咸鱼,躺平
喜欢定期清理,XD

四季之味

突然发现今天是小暑,之前奶奶说小暑要吃羊肉,但是家里到没有这个习惯,那就随意点,先摸鱼摸一篇。

预警:人物ooc,不要较真,ky勿进
           很短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哦呀,今天的近侍是咪酱啊,”审神者突然一手握拳拍打在另一只手的手心,“突然想起,小暑就该吃羊肉啊,正好咪酱来了,我,我想吃酱羊排,椒盐羊排,羊肉汤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主上,但是天气这么热,还是要食用一些清热解暑的蔬菜吧。”

“嘛嘛,那就加上苦瓜炒蛋,苦瓜蛋汤或者冬瓜汤吧,正好办一场宴会庆祝让大家休息。”

“那么,主上,我先去通知大家这个好消息吧。”

“去吧,去吧,”等到光忠走远,审神者突然想起,“啊——咪酱你还不能走啊,我不想面对这么多公务啊,要死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傍晚,远征部队归来,正好大家在布置会场。

“哦豁,今天怎么这么热闹?”鹤丸领着队员走在本丸中,看着短刀们在万叶樱下进行装饰,“啊,是光坊。”

“鹤先生,您回来了呀,本丸今晚要举行宴会。”烛台切光忠正好瞧见鹤丸他们。

“烛台切,为什么会在今天,是因为什么重要的事吗?”

“并不是的,膝丸殿,是主上趁着小暑想举办晚宴犒劳大家。”

“诶,很不错嘛,你说呢?疑惑丸。”

“啊,阿尼甲,是膝丸,膝丸啊——”

“名字什么才不重要吧。”

“哈哈哈,甚好甚好。”

“嘛嘛,大家先去洗漱吧,不过三日月你要注意一点,算了,我还是拜托今剑他们吧。那么,我先去主上那进行这次远征的报告。”

“啊哈哈哈,鹤哟,不要这么紧张,我在在浴室等你。”

“我知道了,那就好好等着我吧。”

白色的衣袂翩迁在转角若隐若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夜,烛火通明,樱花于月下起舞,花瓣翩翩,撒落在食物上,带来浅淡的香气。

歌仙举起酒盏接住一瓣樱花,清酒泛起涟漪,酒中的月亮也朦胧起来,“真是风雅啊。”低头轻抿,“树下清酒上,飘落樱花瓣。”【我把原来的俳句改了】

审神者捂嘴轻笑,“还真是歌仙。”

“呐,主上这绿绿的汤是什么?”

“是乱酱呀,要尝尝吗?很美味哦。”

“是,是吗 …哈哈哈,一期尼好像在叫我,我先走了,主上。”乱看着审神者露出熟悉的轻笑,赶紧撤离。

嗷唔,“明明很好吃啊!”浓稠的汤带着细碎的蔬菜与蛋,审神者对着鹤丸舀起一勺,“鹤丸,要吃一些吗?非常清热解暑,很适合你哟。”

“不要。”鹤丸迅速拒绝。

“那么三日月要来一点吗?很美味哦!”

“哈哈哈,是吗?那就来一些吧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审神者眯起眼睛,笑。

三日月闻言,看着清绿的汤,发出慨叹,“真是漂亮的绿色啊。”

喝了一口,整个人淹没在阴影里,突然一手捞过鹤丸,渡了过去,“真是美味。”

鹤丸的脸皱成一团,“哪里美味了?太苦了。”

三日月依旧弯了弯眉眼,“啊哈哈哈,有鹤在就很美味。”

“是吗,那就请三日月大人连带着我的份一起吃掉吧。”

“果然不行呢,没有鹤,我可是对苦味很苦手的啊。”

“山姥切,快停下,太不风雅了!”

“我只是仿品,不要对我有什么期待。”呼啦呼啦,卷着被单在地上翻滚。

“阿尼甲,不要突然睡着啊!”

“好吵啊,啰嗦丸。”

“是膝丸,不是啰嗦丸啊,阿尼甲!”

“哦啦哦啦,只要知道你是弟弟丸不就好了。”髭切抬手,拾起粘在膝丸刘海上的花瓣,chu-“真是可爱呢。”

膝丸突然满脸爆红,头上好像还能看到蒸气。

“呐呐,一期尼,我们可以喝一点酒吗?”短刀们围着一期一振。

“不行,饮酒对你们不好。”

“诶,难得一次。”

“乱,你在做什么?”

“什么都没有,一期尼。”

…………

“真是热闹,大家都很开心呢,”审神者不知何时回到天守阁,看着窗外,“偶尔一回也很好,是吧,药研?”

“是的,大将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那首俳句原句是松尾芭蕉的《赏花》:“树下鱼肉丝、菜汤上,/飘落樱花瓣。”
   摸完这篇,就去码交错,然后就是黑道paro了

    突然觉得自己很勤奋(并不是)

评论(3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