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系青年🍉

晚枫是只咸鱼,
但学校使我勤劳

【髭膝】说一发就是一发

        昨天突然想到的梗,个人觉得比较有趣

        文笔不好,有错漏的地方,请帮忙指出来。难免有Bug。
        我控制不住自己,感觉髭膝活在标题里,开头就是三日鹤。
         @琴痴酒狂 我终于写完了。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不要脸的跪求评论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 雀鸟啼鸣,有着独属于草木清香的雾气笼罩着本丸,叶片上的露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。

       鹤丸拉开起居室的门,闭眼感受着吹拂来的清风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,面带笑容,用着上扬的语调说道:“真是清爽的早晨啊!适合制作满满惊喜的惊吓呢!”

        “哦呀,鹤哟,今天起得可真早啊!”恰好路过的三日月掩唇轻笑,“正好配老爷爷我去用膳吧!”


         突然,一阵铃音传来,打断了鹤丸的回话,二人并肩前往集中。

        集中点,今天的近侍一期一振,旁边有一位金发的刀剑男士,正向大家介绍,“这位是髭切殿下,希望大家尽快帮助髭切殿熟悉本丸。”


        “源氏的重宝,髭切。在试刀时把罪人的头斩下来的时候,连胡子也一起切断了,所以叫这个名字,不过,对我来说名字什么的无所谓呢 。”髭切笑眯眯的向大家介绍自己。


         这时,今剑偷偷的对身边的岩融说:“薄绿要是知道了会喜极而泣吧,真可惜,他还在远征。”说着,今剑感受到一股视线,似乎是髭切,但当他转过头来,髭切以随着一期一振前往天守阁。


        一旁的三日月注意到这一幕,“哦呀,真是有趣。”三日月轻轻说道,鹤丸则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三日月,但三日月只是发出哈哈哈的魔性笑声。


        “髭切殿请先随在下前往天守阁,审神者袛妦大人在等您,”说着,一期一振将髭切带到天守阁,  “请进。”


        “ 多谢了,一期殿。”髭切跨入门内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门 内, 审神者看向髭切, “髭切殿的到来令我由衷欢喜, 想必膝丸看到您会十分高兴,啊,远征部队也该回来了,您可以前去迎接。”

   

         “哦呀,肘丸已经到了?”髭切眯起眼睛笑了笑,“唔,那到不用,弟弟丸好歹是源氏的重宝。那么,审神者大人,我先告退。”话语间,髭切已渐渐离开审神者的视线。


        “嘛,还真是心急,啊啦,忘记告诉髭切殿,膝丸会先来我这。”审神者露出玩味的神情。


        远征部队归来,膝丸作为队长前去面见审神者。


          “主上,全员已平安归来,带回了一些物资。”膝丸欠身行礼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“无事就好,嗯?你手里的是花吗?”

           “嗯,今天忽然看到,觉得她很好看,想带回来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 “诶,我看看,啊,是爱丽丝啊,真是好消息呢!嘛,赶快回去吧,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。”


            膝丸听到审神者的催促,离开了天守阁,‘好消息,是指什么?难道是主上取得了好成绩?还是升职加薪?’膝丸就这么一路想着,回到了寝室。


          膝丸换下出阵服时,发现了陌生的衣服,突然想到了主上的话。 “是、是兄长大人吗?”膝丸惊呼出声,顾不得凌乱的衣裳,出去寻找髭切。


          当他找到髭切的时候,发现他正在和三日月,莺丸一起喝茶。膝丸终于放下心,开始平复起情绪,走近髭切。


           “ 兄长大人,您终于来了,真是太好了”

           “ 嗯--,你是谁?”

           “ 兄长大人,我是膝丸啊!兄长大人!”

           “ 诶,名字什么根本不重要,我的记性可是很糟糕的啊,是吧,肘丸?”

           膝丸忽然止住了声音,因为髭切近身,为膝丸理了理衣服,在膝丸的耳边呼气,“ 弟弟丸真是急躁,要知道好好穿衣服的才是好孩子,要记住哟。”


           “ 我、我知道了。”膝丸慌慌张张的回答,白皙的脸颊透出薄红,耳尖亦是如此。


          一旁的三日月,莺丸见此,依旧淡定的喝茶,赏樱,只不过,

           “ 大包平什么时候才能来呢?”

           “哈哈哈,甚好甚好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视角转换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    “药研哥已经随远征部队回来了呢,呀,药研哥!”说话间,五虎退看见了药研。

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 “是退,秋田和前田啊。”药研走上前,摸了摸弟弟们的脑袋。


            “药研,你回来了啊,还有退,秋田,前田,早上好。”路过的鹤丸向粟田口们打招呼, “药研,你知道膝丸手里拿的是什么花?”


             “鹤丸先生,早上好。”藤四郎们异口同声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“那是爱丽丝。”药研回答道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“爱丽丝是什么?”好奇的秋田看向药研,其他人也一并看向药研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“爱丽丝是人的名字,有一则现世的童话叫做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,也是一种花的名字,祂有爱的信息的含义。”


             鹤丸玩味的笑了笑,向阴影下的髭切望去, “还真是巨大的惊吓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视角转换——————


             “蜘蛛丸手里的花是给我的吗?”

             “啊,是膝丸啊,兄长!哪里有什么花,诶,这是远征时带回来的,本来是给主上的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“本来?”髭切的语气渐渐危险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“是想感谢主上这么久以来的照顾,但是忽然忘记了,现在花看起来有些蔫了,我打算放在我和兄长的房间。”膝丸恍若未觉。

            “好孩子,好孩子呢,膝丸。”髭切摸了摸膝丸的脑袋。

             “阿,阿尼甲……”膝丸有些羞涩的喃喃道。


    



         终于写完了,吃到糖了吗?爱丽丝的花语有惊喜噢。


        再次不要脸的求评论。


评论(7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