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雕鱼

晚枫是只咸鱼,
在坑的边缘,反复横跳

阿天与阿黑

 @鹤有归期 太太,借了尼的梗

感觉自己这个月好勤奋鸭!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


希望看了后,别锤我,23333



  

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处森杯,啊不,现在只是小树林了,还有一片开满鲜花的原野。

  清晨,树莺放开了歌喉,悦耳的旋律缓缓响遍树林。大家听声而起, 只知道今天莺心情很好,大概是又戏弄了松鼠大包平吧。

  很快,林子的一角传来乒乒兵乓的声响,“你打我干嘛,秃……”猫话还没没说完,就又被兔子抬抓,啪—的一下,打在脸上,然后一蹦一跳的离开去吃早餐了,不一会儿,身影隐没在重重叠叠的花叶中,逐渐消失。

  不远处,大白猪头上趴着的小香猪开口,“他们感情还真是好啊!哼唧。”“是的,可以放心了,哼唧,”白猪回应,“有阿黑在,我们可以安心去旅行了,鹤, 你不是期待很久了吗?”

   “哈哈哈,我已经迫不及待了,哼唧,”鹤丸笑着说,“收拾收拾,留个字条就出发吧,给他们个惊喜。”

   又是祥和愉快的一天呢!阿黑觅食后回家,发现兄长不见了,慌烧张张的跑出去寻我,找着找着,不心小心跑出了小树林,被一个两脚兽抓走了,关在小木屋里。

   阿天在家里等了许久也不见阿黑过来,进行他的报复,便走到阿黑家,看到房门大开,走进去,没有发现阿黑的踪影,但是,找到了被压在茶杯下的字条,大致能猜到一部分。那个笨蛋肯定没有看到字条。四处寻找,恰巧看到了草丛中的梅花印,便寻着印记来到木屋,嗅到阿黑的气味,那个蠢猫被关住了,不想管他,阿天如此想着。

   阿天想着,身体仍旧绕着木屋,观察了一圈,发现一处墙角的土比较松软,开始了刨坑的大业。很快一个小洞出现了,阿黑发现了亮光,伸出手,“是阿天吗?”阿天不说话,加快了速度,很快洞被扩大了,又顺势转身将刨出的土推平,跳开休息。阿黑从洞中钻出, 看到阿天,走过去用鼻子拱了拱他,扯着沙哑的嗓子的说:“多、多谢……”正当阿黑怩说着, 阿天极为嫌弃的扫了一眼阿黑,高冷的跳开,自顾自的到一旁继续休息,阿黑火了,不管不顾的追上,阿天又跳开,阿黑又追上……不一会儿,阿天嫌烦,用脚踢了阿黑几脚,“蠢猫,别烦我。”然后向小树林的方向走去。

  阿黑额冒青筋,但想到阿天刚刚救了他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憋屈的跟在阿天身后,一起回家了。“你哥和我哥去旅行了。”阿天突然开口,扔下这个炸弹就进门了,徒留阿黑在原地。

  “什、什么,你说清楚啊!!!”阿黑不停的抓着阿天的房门,大声喊着......

  树上的莺丸和大包平瞧见了,“他们感情真好啊!”莺丸感慨道,大包平听到这话,抖动双耳甩了甩尾巴,一言难尽的看向莺丸,脸上明明白白写着,这算感情好?

  莺丸又自顾自的唱起歌来,婉转悠扬,大包平也讲阿天和阿黑丢在脑后,专心致志的盯着莺丸唱歌。

  


评论(3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