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雕鱼

晚枫是只咸鱼,
在坑的边缘,反复横跳

双生(想不出来什么标题)

感谢.@道系青年🍉 让我知道写什么
感谢_@端明 老师_@纵马长安街 老师,帮忙脑背景,人名,大纲之类的。


我还借了长安老师的梗

民国AU,纯粹因为学校的通讯稿【捂脸】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薄律被简先生带到长三堂子,脸色有一瞬间难看,但碍于对方是父亲嘱咐要好好招呼的客人,不然,早撂挑子不干走人了,只好勉强笑着跟进去。转头间似乎看到了大哥,转念一想,怎么可能?大哥不可能出现在这烟花之地。

  等等,薄律身体突然僵住,停下脚步。那人袖间的腕表跟他送给大哥的,十分相似。不顾简先生,立刻追向那道身影。

  寻着灰色长袍的身影,薄律推门闯入,只见大哥薄仕翘着腿坐在椅子上,露出黑色的西服裤和锃亮的皮鞋,慢悠悠的喝着茶。听见响声,抬眸,略有些诧异得看向来者。

  “弟弟怎么来这里了?”

  “大哥?真的是你?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“我现在只是在听曲子,”薄仕笑眯眯地看着薄律。

  “大哥——”薄律异常了解薄仕,司空见惯,也不恼,但还是感到头疼,“既然这样,我还是去招呼简先生,刚刚实在是失礼,”说着,转身抬腿出门,“对了,大哥,你要记得早些回去,别忘了!”

  一曲终了,薄仕也将写好字的纸条放在果盘里,拿起帽子缠上围巾,随即起身离开。

  璀璀接过下人递上的纸条,逐字看过便将其扔入火盆,等他彻底化为灰烬,才放心的从抽屉里拿出信纸,提笔书写。

  是夜,月明星稀,薄家灯火通明,来往车辆络绎不绝,官宦人家,巨贾名流纷纷赴宴。薄仕与薄律兄弟早已换上得体的服装,跟随父亲薄朝步入厅内。薄砚凝视着父兄的背影,将艳羡、妒忌之情,深深的,埋入心底,脸上满是欣喜。

  “感谢各位光临犬子的生日宴,真是令薄府蓬荜生辉啊!”薄朝红光满面大力拍着兄弟俩,“薄某在此诚挚感谢!那么,各位随意!”话音落下,舞曲响起,薄氏兄弟各自邀请一位小姐跳起开场舞。

  宾客们或是端着酒杯三三两两的交谈,或是进入舞池翩翩起舞。薄朝周旋其间。“薄市长,有子如此,不愁了啊!”有人恭维道。“承你吉言!”薄朝举起酒杯,朗声笑道,“来,喝酒!”

  一场舞结束,薄氏兄弟面上不显,心里还是松了口气,退出大厅去庭院的清净处喘口气。恰巧碰见叶承瑛几人。

  “你们怎么出来了?这可是难得的晚宴,想必伯父正派人寻你二人,”叶承瑛双手握着茶杯轻呡,道,“正好,有个人给你认识,季家老大,季先生。宝屏你们也认识。”

  一个身着格子纹西装的人站起,看了眼叶承瑛,笑容略带无奈,向兄弟二人问好。

  “原来是季先生啊,久仰大名,”薄律说着,拉开两把椅子,侧身瞥见薄仕微笑中带着茫然的神情,就知道大哥又忘记了,只好向他介绍对方。叶承瑛依旧闲适的饮茶,叶宝屏一脸看好戏的表情。

  “大哥,这位是季以箴,季先生。”

  “先生可不敢当,叫可期就好。”

  几人相谈甚欢。

  “哎,薄大哥,跟你跳舞的那位是安家小姐?可真好看!”叶宝屏夸赞起安和婉。叶承瑛与季可期相视一笑,小姐?显然知道什么。薄仕依旧老神在在,薄律则认真倾听。话锋一转,“虽说没我家少爷好看!”

  几人闷声笑起,叶承瑛面上的笑意凝结,“你眼神不好,大概是看错了。”

  叶宝屏正想反驳,下仆寻来,一行人回到正厅,又开始各自的应酬,交际。

  直至结束才约好下次会面的时间

  

评论(6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