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系青年🍉

晚枫是只咸鱼,躺平
喜欢定期清理,XD

置顶

可以喊我晚枫叶,XD


超感激愿意看置顶,愿意看我的渣文

咸鱼,懒癌,拖延症

最近课多,so……

请谨慎关注,我文笔不好,只是看了看就点小红心,小蓝手也没必要。

码字只是图开心,写得咋样也想知道你们的看法,无论好坏(虽然知道自己写不好),真的没必要点小红心,小蓝手,只想要看法!!!

只想要看法!!!(超重要!)


能遇到基友,找到同好超开心!


以后想到再补充


虽然早就知道大学不轻松,但看课表,那么多课,怎么肝文,只能慢慢磨,到底是怎么每天都在玩游戏的,不内疚吗?莫非家里有矿?

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明明我都更新了,为什么小狐丸还是不来🤔🤔

余生,请多指教

  原句是:余生请你指教

  标题与内容没什么关系,但是我很喜欢。

  本人常识糟糕(捂脸)


_@道系青年🍉 è¶…感谢卷卷帮我保留了存稿,不然,本咸鱼真的会在盐水里翻肚皮,睁着大大的死鱼眼看着你们。


_@素纂 è¶…感谢素素帮我肝到后藤以及,在我卡得死去活来想推倒重写的时候帮我修改。

宣你们,笔芯❤️❤️❤️


  预警: 人物ooc

   很多Bug

   护工鹤X病弱爷

  还没写到这个设定,而且越写越词穷,深刻认识到自己的无知、浅薄(捂脸)

  

嘛~可以接受就向下拉吧










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鹤丸怀抱着厚重的书籍,匆匆行在熙攘的街上。空气中还夹着丝丝来自凛冬的凉意,将他呼出的气息揉成一团小小的白雾。抬头,偶然瞥见,乔木恰抽新绿,他才意识到:仲春将临。

   日复一日,朝九晚五,竟忘了时间其实过得飞快。没几天,又要开学了。他稍稍……有些想他。

   瞧着挂在枝头的几朵蓓蕾,鹤丸轻轻笑了笑,白里透红的花瓣就像他被冻红的脸。他停下脚步,望着高远的云,理了理被风嬉弄的头发,继续埋头赶路。

   坐在病床上的三日月正浏览着绘本。修长的双指在颇具质感的书页上反复摩挲,他却早已心不在焉。

   窗扇轻摇,发出微响,几片花瓣就那么被风裹挟着飘入窗内,落到他的被单上。

   花瓣雪白轻软,引起他的注意。

   三日月放下绘本,拾起花瓣,凑到鼻尖,细嗅春馥。那道白色身影,渐渐浮现眼前。他并未察觉,每想到他,自己的嘴角都会上扬几分。眸中的新月,也溢满柔光。

   将花瓣握在手心,他望向窗外,呢喃开口:“真是,好天气啊……”

   天朗气清,惊蛰正催发。

   那年阴雨,历久也弥新。

   就像他的爱意,止于唇齿,却留存心间。

   那年,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恍若隔世,闷热而又压抑的记忆清晰如昨。

   慢慢雨止,乌云依旧遮挡了日光,连吸入鼻腔的空气,都是湿漉漉的。

   年仅九岁的鹤丸,随养父伊达政宗来到医院检查身体。一脸稚气的他,看起来可爱又软萌,就像香甜可口的棉花糖。

   可他的身体却十分羸弱。

   检查科室内,小小的鹤丸一直沉默地依偎着养父,暗金的眼眸直直望着窗外,黑压压的天空。

   天空,乌云终于渐散,阳光也羞怯地洒落大地。将洗尽尘埃的浓绿衬得闪闪发光,好似上等的橄榄石。树荫下,团簇的绣球花含着露珠,几丝柔光落下,一点一点的,仿若水晶映在鹤丸的眼中,那么的生机勃勃。

   与医生交谈甚久的伊达政宗突然意识到,鹤丸可能早就百无聊赖,便将他抱到膝上,与其平视。伸手揉了揉鹤丸的小脑袋,他开口,低沉的嗓音里满是慈爱:“去花园逛逛吧,散散心也好。”

   鹤丸有些犹豫,摇了摇头。但伊达拍拍他的肩膀,一再坚持,他也便不再拒绝。

   医院后方,是一座巨大的花园。雨后生机勃勃的色彩映入鹤丸眼帘,他的心头仿佛一松。

   他小心翼翼地触碰着花朵上的雨珠,雨珠沾上了他细嫩的指腹,冰冰凉凉。他的脸上终于展现几分属于孩童的笑容,烫金的瞳孔好像天空的星子,闪耀而不灼人。

   “嗯?没有见过你呢。”身后突然有声音传来,鹤丸侧过头,看见了一位绀蓝色头发,穿着病服的男孩。

   男孩背着阳光而立,直至他走近,鹤丸才发现,男孩一双眼里,藏着月亮。

   男孩见没有得到回应,觉得有些奇怪,但也没多在意,走到了鹤丸身旁,“很美丽吧,光是看着她们,心情就会不由自主地愉快起来。”

   “是啊,很美丽……”鹤丸转回身,凝视着日光下闪耀的植物,轻轻道。不知被纤纤翠叶勾起了什么回忆。

   “我名为三日月宗近。”男孩自我介绍。

   “鹤丸国永……”小小的鹤丸,似乎不太爱说话。

   两人只是互道了姓名,便不再言语,并肩坐在树下长椅,各有所思。时间在宁静流淌,时光却定格此处。

   直至鹤丸的养父与三日月的医生到来。两人道别,不曾寒暄,愿一切安好。

   “鹤丸,这几天你要好好待在医院,”伊达政宗牵着鹤丸的小手,看着他说,“要听医生的话,好好调养。”

   “嗯,我会乖乖的。”鹤丸喜欢被伊达政宗温暖的大手握住的感觉,他扬起灿烂的笑容,连瞳眸也一闪一闪。

   时隔半月,伊达政宗终于又看见了鹤丸如从前的那般笑容,虽不知他与那位眼神似水的男孩发生了什么,但心里还是松了口气。他严肃的神情顿时柔和了许多,甚至,还开起了玩笑:“真的?我会让光忠,小贞和伽罗监督你的。”

   “欸——这种事哪需要光忠他们?”鹤丸的神情里满是不服气,但很快他就移开视线,闷闷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 想到这段时间,他的确让大家担忧过了头,鹤丸不好意思的偏过头,勾起手指卷了卷发尾。

   树影斑驳,落满他的头顶,掩盖了他的小心思。

   鹤丸仍惦记着刚才遇到的那位。他的面色是那样苍白——

   病房里,医生看着目含笑意的三日月,问到:“碰到什么有趣的事了吗?难得啊见你心情这么愉快。”

   三日月从天际的云朵里收回目光,“唔……算是吧。”

   “那么,接下来可要好好配合治疗。”

   听到医生的话,三日月的眼眸暗了暗,笑容也敛了些许……

   第二天。

   “鹤丸,我们来了呦!”小贞兴冲冲地推开鹤丸的房门。

   原本还在安静看书的鹤丸听到声音,抬起头来,“这么早来,可真是吓到我了。”

   跟在小贞身后,光忠和伽罗也陆续进来,鹤丸有些受宠若惊:“怎么你们都来了?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。”

   “但是,最近,鹤丸让我们很担心,”光忠直接明了的表达他的担忧,“是吧?小贞,伽罗?”

   “哼。”大俱利一如既往的傲娇,别过头去。

   “当然咯!所以你要快些好起来!”小贞鼓起圆乎乎的双颊。

   “嗯。”鹤丸感动,揉了揉发酸的鼻子。

   愉快的时光总是很快就溜走,他也不得不暂时告别伊达家。

   一身病号服的鹤丸重新把书翻开,却怎么也看不进去。他干脆合上书,躲开护士,偷偷溜去花园。

   “果然,我还是不喜欢医院。”行走在廊道里,鹤丸总觉得十分阴冷,空气中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,他有点难以忍受。

   沙——沙——

   终于出了大门,枝叶在头顶摇曳。空气不再是消毒水的味道就令人愉快不少,越是接近花园深处,植物散发出的清新气味越是怡人。

   很快就要到那棵树下, 鹤丸看到一个蓝色的脑袋。走近,原来是他。

   “快醒醒,”鹤丸轻轻摇着他的肩膀,看着他睡眼惺忪,“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容易着凉吗?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,”三日月终于清醒过来,“多谢,我并没有什么大……哈啾……碍……”

  鹤丸无语的看了看,随后自顾自的坐在树下,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。

  恰好的距离,静默却不尴尬。

  几天的时间飞快流逝,熟悉起来的二人对分别感到有些难过,所幸可以通过信件来交流。

  年复一年,鹤丸和三日月在另一个方面上可以称之为挚友了。时空的距离无法抵挡心灵上的交流,即使没有相伴成长,对方也已经融入到生活中,不是竹马胜似竹马。





未完……

如果哪里画风不对,那就是我的问题

(^ω^)

   

  

感觉九月会是我高产的一个月(捂脸)

好想插表情包,( ̄◇ ̄;)

终于画差不多了,.@道系青年🍉 é€ç»™å·å·ä¸€ä¸ªç³™ç³™çš„蓝朋友,(^ω^)

P5原图,被我魔改了(捂脸)

略略略,我的包养没有肉

  .@道系青年🍉 æ­å–œå·å·è¾¾æˆç™¾fo成就,祝卷卷复习考试啥的一切顺利!

超感谢卷卷帮我想的标题,我超喜欢!!!

  
沙雕文,不过也沙雕不起来,嘛,应该还看得过去(捂脸)

  预警:人物严重ooc,bug众多,文笔糟糕

  觉得雷,请点左上角or右上角,你好我好,大家好,笔芯️❤️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对面坐着的,据说是新宿的公关头牌——三日月宗近,鹤丸对此秉持怀疑的态度,虽然颜值、气质无可挑剔,但是……


  初见,鹤丸认为No.1名副其实。


  独一无二的藏着新月的双眸,通身优雅高贵的气质让鹤丸起了几分兴趣,但纷至沓来的事务让他把三日月抛在脑后。


  鹤丸在与源氏的当家会晤结束后,让下属撤出守在门口。整个人懒散的靠在沙发背上,仰望着天花板,瞥见悬挂在夜空的银钩,突然想起那个有点特别的头牌。嘴角微微上扬,“没有惊吓,心,可是会死的。”面孔在阴影下若隐若现,灯光下,呈现出暗金的瞳孔显得异常冷冽。


  “组长,”下属行礼 后无声的离开房间,唯有三日月停留在房间。可惜一阵铃音响起,预示着鹤丸将要接受新一轮文件的轰炸。


  “嘛~惊吓就留到下回吧,”说完,鹤丸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。


  呵,轻笑声从三日月的喉中传来,“我稍微有些苦恼呢?”面上却一派笑意,接着慢慢饮尽桌上的热茶,而后走出房门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时间的切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“喂喂——”鹤丸一进房间就被吓到了,“三日月,你还真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头子啊,”看着原本整洁的室内变得乱糟糟的,不禁发问,“你,到底是怎么当上头牌的?”


  “哈哈哈哈哈,”三日月想了想,歪过头,竟然有点可爱,不太确定的回答,“靠脸?”


  听到这回复,鹤丸沉默,竟然的觉得这回答,没毛病!可是,下一秒,让鹤丸跳脚,明明我是花钱来享受的,怎么,我还变成了保姆?


  “鹤哟,来帮帮我吧,”衣裳凌乱,顶着一头卷毛的三日月苦恼的笑着,鹤丸诡异地看出三日月这个大男人有几分可爱,捂脸想到:完了!


  生无可恋的走到三日月面前,帮他穿好衣服,转身,想去去整理房间时,手腕被三日月轻轻攥住。鹤丸看向他,融金的双眸带上疑惑。


  “哈哈哈哈哈,要来膝枕吗?”三日月笑眯眯的望着鹤丸,另一只手搭在了腿上,“来躺下吧。”


  “哈?”鹤丸就那么与三日月对视,许久,鹤丸投降似的,枕在三日月的大腿上。不是软绵绵的,也不是硬梆梆的,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
  第一次,枕在家人以外的人身上,鹤丸心绪复杂,待他回过神来,异常认同:好看的人就是没有死角!自下而上的看着三日月,三日月不愧是三日月。


  躺着躺着,瞌睡虫爬了出来,鹤丸终究抵不过睡意,沉入黑甜的梦乡,半梦半醒间,额头感受到一瞬的冰凉却又柔软。


  “鹤哟,愿你梦中翱翔,”语毕,三日月一边轻抚鹤丸柔顺的头发,一边拿起身边的书来阅读。


  鹤丸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“三、三日月?”突然惊醒,坐起“我睡了多久?”喑哑的声线带着淡淡的黏糊糊的鼻音,可爱又撩人。


  “已经是傍晚了,”三日月合上书本,“鹤最近有些忙碌,我也是会寂寞的呀。”端起一杯热茶,轻呷。


  鹤丸沉默不语,半晌,“很快就可以了。”嗓音低沉。


  可是,这天之后,接连几月不见鹤丸踪影,毫无消息,身边的好友都暗暗为三日月着急,看着三日月不紧不慢,从容淡定的姿态,也因为是三日月而逐渐放下心来。


  夜幕时分,三日月外出归来,推开家门,一如往常不见那人踪影。

  
带着些许疲惫躺倒在沙发上,闭上双眼,感受着残留下的丝丝气息,脸上的淡然都化为乌有。等到肚子轰鸣作响,点起了外卖。


  拥有老年人生物钟的三日月一如既往的失眠,只是今天格外的晚,哦,不,该说昨天了。

  睁开眼,又是独自一人。


  拉开门,“鹤?!”三日月的瞳孔突然紧缩,怔怔地看着鹤丸。


  “我回来了,”脸上贴着绷带的鹤丸,笑得一脸肆意,“吓到了吗?”

  “吓到了,真的是,很棒的惊吓,”三日月真切的笑起来,快步上前,拥抱住鹤丸,“欢迎回家。”


“嘛嘛,这可真是……呵~”鹤丸会抱住三日月。

  









emmm,我觉得再写也没啥意思了,如果感觉哪里转折僵硬,那是因为写不来,干脆没写。可能以后会扩展开来。

文不对题,真的很不好意思。

感谢阅读!


  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
  
  

  

  

记住了,(^ω^)

阿刺:

噫……
是这样吗??🙊🙊🙊

到货了,开心
\(≧▽≦)/

捞到三明了,开心,flag也清了,开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