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系青年🍉

晚枫是只咸鱼,
但学校使我勤劳

双生(想不出来什么标题)

感谢.@道系青年🍉 è®©æˆ‘知道写什么
感谢_@端明 è€å¸ˆ_@纵马长安街 è€å¸ˆï¼Œå¸®å¿™è„‘背景,人名,大纲之类的。


我还借了长安老师的梗

民国AU,纯粹因为学校的通讯稿【捂脸】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薄律被简先生带到长三堂子,脸色有一瞬间难看,但碍于对方是父亲嘱咐要好好招呼的客人,不然,早撂挑子不干走人了,只好勉强笑着跟进去。转头间似乎看到了大哥,转念一想,怎么可能?大哥不可能出现在这烟花之地。

  等等,薄律身体突然僵住,停下脚步。那人袖间的腕表跟他送给大哥的,十分相似。不顾简先生,立刻追向那道身影。

  寻着灰色长袍的身影,薄律推门闯入,只见大哥薄仕翘着腿坐在椅子上,露出黑色的西服裤和锃亮的皮鞋,慢悠悠的喝着茶。听见响声,抬眸,略有些诧异得看向来者。

  “弟弟怎么来这里了?”

  “大哥?真的是你?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“我现在只是在听曲子,”薄仕笑眯眯地看着薄律。

  “大哥——”薄律异常了解薄仕,司空见惯,也不恼,但还是感到头疼,“既然这样,我还是去招呼简先生,刚刚实在是失礼,”说着,转身抬腿出门,“对了,大哥,你要记得早些回去,别忘了!”

  一曲终了,薄仕也将写好字的纸条放在果盘里,拿起帽子缠上围巾,随即起身离开。

  璀璀接过下人递上的纸条,逐字看过便将其扔入火盆,等他彻底化为灰烬,才放心的从抽屉里拿出信纸,提笔书写。

  是夜,月明星稀,薄家灯火通明,来往车辆络绎不绝,官宦人家,巨贾名流纷纷赴宴。薄仕与薄律兄弟早已换上得体的服装,跟随父亲薄朝步入厅内。薄砚凝视着父兄的背影,将艳羡、妒忌之情,深深的,埋入心底,脸上满是欣喜。

  “感谢各位光临犬子的生日宴,真是令薄府蓬荜生辉啊!”薄朝红光满面大力拍着兄弟俩,“薄某在此诚挚感谢!那么,各位随意!”话音落下,舞曲响起,薄氏兄弟各自邀请一位小姐跳起开场舞。

  宾客们或是端着酒杯三三两两的交谈,或是进入舞池翩翩起舞。薄朝周旋其间。“薄市长,有子如此,不愁了啊!”有人恭维道。“承你吉言!”薄朝举起酒杯,朗声笑道,“来,喝酒!”

  一场舞结束,薄氏兄弟面上不显,心里还是松了口气,退出大厅去庭院的清净处喘口气。恰巧碰见叶承瑛几人。

  “你们怎么出来了?这可是难得的晚宴,想必伯父正派人寻你二人,”叶承瑛双手握着茶杯轻呡,道,“正好,有个人给你认识,季家老大,季先生。宝屏你们也认识。”

  一个身着格子纹西装的人站起,看了眼叶承瑛,笑容略带无奈,向兄弟二人问好。

  “原来是季先生啊,久仰大名,”薄律说着,拉开两把椅子,侧身瞥见薄仕微笑中带着茫然的神情,就知道大哥又忘记了,只好向他介绍对方。叶承瑛依旧闲适的饮茶,叶宝屏一脸看好戏的表情。

  “大哥,这位是季以箴,季先生。”

  “先生可不敢当,叫可期就好。”

  几人相谈甚欢。

  “哎,薄大哥,跟你跳舞的那位是安家小姐?可真好看!”叶宝屏夸赞起安和婉。叶承瑛与季可期相视一笑,小姐?显然知道什么。薄仕依旧老神在在,薄律则认真倾听。话锋一转,“虽说没我家少爷好看!”

  几人闷声笑起,叶承瑛面上的笑意凝结,“你眼神不好,大概是看错了。”

  叶宝屏正想反驳,下仆寻来,一行人回到正厅,又开始各自的应酬,交际。

  直至结束才约好下次会面的时间

  

置顶

可以喊我晚枫叶,XD




超感激愿意看置顶,愿意看我的渣文

咸鱼,懒癌,拖延症患者。
如果尼萌有一瞬间喜欢过我的文,我真的很荣幸,很高兴
能遇到基友,找到同好超开心!


以后想到再补充


余生,请多指教

  原句是:余生请你指教

  标题与内容没什么关系,但是我很喜欢。

  本人常识糟糕(捂脸)


_@道系青年🍉 è¶…感谢卷卷帮我保留了存稿,不然,本咸鱼真的会在盐水里翻肚皮,睁着大大的死鱼眼看着你们。


_@素纂 è¶…感谢素素帮我肝到后藤以及,在我卡得死去活来想推倒重写的时候帮我修改。

宣你们,笔芯❤️❤️❤️


  预警: 人物ooc

   很多Bug

   护工鹤X病弱爷

  还没写到这个设定,而且越写越词穷,深刻认识到自己的无知、浅薄(捂脸)

  

嘛~可以接受就向下拉吧










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鹤丸怀抱着厚重的书籍,匆匆行在熙攘的街上。空气中还夹着丝丝来自凛冬的凉意,将他呼出的气息揉成一团小小的白雾。抬头,偶然瞥见,乔木恰抽新绿,他才意识到:仲春将临。

   日复一日,朝九晚五,竟忘了时间其实过得飞快。没几天,又要开学了。他稍稍……有些想他。

   瞧着挂在枝头的几朵蓓蕾,鹤丸轻轻笑了笑,白里透红的花瓣就像他被冻红的脸。他停下脚步,望着高远的云,理了理被风嬉弄的头发,继续埋头赶路。

   坐在病床上的三日月正浏览着绘本。修长的双指在颇具质感的书页上反复摩挲,他却早已心不在焉。

   窗扇轻摇,发出微响,几片花瓣就那么被风裹挟着飘入窗内,落到他的被单上。

   花瓣雪白轻软,引起他的注意。

   三日月放下绘本,拾起花瓣,凑到鼻尖,细嗅春馥。那道白色身影,渐渐浮现眼前。他并未察觉,每想到他,自己的嘴角都会上扬几分。眸中的新月,也溢满柔光。

   将花瓣握在手心,他望向窗外,呢喃开口:“真是,好天气啊……”

   天朗气清,惊蛰正催发。

   那年阴雨,历久也弥新。

   就像他的爱意,止于唇齿,却留存心间。

   那年,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恍若隔世,闷热而又压抑的记忆清晰如昨。

   慢慢雨止,乌云依旧遮挡了日光,连吸入鼻腔的空气,都是湿漉漉的。

   年仅九岁的鹤丸,随养父伊达政宗来到医院检查身体。一脸稚气的他,看起来可爱又软萌,就像香甜可口的棉花糖。

   可他的身体却十分羸弱。

   检查科室内,小小的鹤丸一直沉默地依偎着养父,暗金的眼眸直直望着窗外,黑压压的天空。

   天空,乌云终于渐散,阳光也羞怯地洒落大地。将洗尽尘埃的浓绿衬得闪闪发光,好似上等的橄榄石。树荫下,团簇的绣球花含着露珠,几丝柔光落下,一点一点的,仿若水晶映在鹤丸的眼中,那么的生机勃勃。

   与医生交谈甚久的伊达政宗突然意识到,鹤丸可能早就百无聊赖,便将他抱到膝上,与其平视。伸手揉了揉鹤丸的小脑袋,他开口,低沉的嗓音里满是慈爱:“去花园逛逛吧,散散心也好。”

   鹤丸有些犹豫,摇了摇头。但伊达拍拍他的肩膀,一再坚持,他也便不再拒绝。

   医院后方,是一座巨大的花园。雨后生机勃勃的色彩映入鹤丸眼帘,他的心头仿佛一松。

   他小心翼翼地触碰着花朵上的雨珠,雨珠沾上了他细嫩的指腹,冰冰凉凉。他的脸上终于展现几分属于孩童的笑容,烫金的瞳孔好像天空的星子,闪耀而不灼人。

   “嗯?没有见过你呢。”身后突然有声音传来,鹤丸侧过头,看见了一位绀蓝色头发,穿着病服的男孩。

   男孩背着阳光而立,直至他走近,鹤丸才发现,男孩一双眼里,藏着月亮。

   男孩见没有得到回应,觉得有些奇怪,但也没多在意,走到了鹤丸身旁,“很美丽吧,光是看着她们,心情就会不由自主地愉快起来。”

   “是啊,很美丽……”鹤丸转回身,凝视着日光下闪耀的植物,轻轻道。不知被纤纤翠叶勾起了什么回忆。

   “我名为三日月宗近。”男孩自我介绍。

   “鹤丸国永……”小小的鹤丸,似乎不太爱说话。

   两人只是互道了姓名,便不再言语,并肩坐在树下长椅,各有所思。时间在宁静流淌,时光却定格此处。

   直至鹤丸的养父与三日月的医生到来。两人道别,不曾寒暄,愿一切安好。

   “鹤丸,这几天你要好好待在医院,”伊达政宗牵着鹤丸的小手,看着他说,“要听医生的话,好好调养。”

   “嗯,我会乖乖的。”鹤丸喜欢被伊达政宗温暖的大手握住的感觉,他扬起灿烂的笑容,连瞳眸也一闪一闪。

   时隔半月,伊达政宗终于又看见了鹤丸如从前的那般笑容,虽不知他与那位眼神似水的男孩发生了什么,但心里还是松了口气。他严肃的神情顿时柔和了许多,甚至,还开起了玩笑:“真的?我会让光忠,小贞和伽罗监督你的。”

   “欸——这种事哪需要光忠他们?”鹤丸的神情里满是不服气,但很快他就移开视线,闷闷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 想到这段时间,他的确让大家担忧过了头,鹤丸不好意思的偏过头,勾起手指卷了卷发尾。

   树影斑驳,落满他的头顶,掩盖了他的小心思。

   鹤丸仍惦记着刚才遇到的那位。他的面色是那样苍白——

   病房里,医生看着目含笑意的三日月,问到:“碰到什么有趣的事了吗?难得啊见你心情这么愉快。”

   三日月从天际的云朵里收回目光,“唔……算是吧。”

   “那么,接下来可要好好配合治疗。”

   听到医生的话,三日月的眼眸暗了暗,笑容也敛了些许……

   第二天。

   “鹤丸,我们来了呦!”小贞兴冲冲地推开鹤丸的房门。

   原本还在安静看书的鹤丸听到声音,抬起头来,“这么早来,可真是吓到我了。”

   跟在小贞身后,光忠和伽罗也陆续进来,鹤丸有些受宠若惊:“怎么你们都来了?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。”

   “但是,最近,鹤丸让我们很担心,”光忠直接明了的表达他的担忧,“是吧?小贞,伽罗?”

   “哼。”大俱利一如既往的傲娇,别过头去。

   “当然咯!所以你要快些好起来!”小贞鼓起圆乎乎的双颊。

   “嗯。”鹤丸感动,揉了揉发酸的鼻子。

   愉快的时光总是很快就溜走,他也不得不暂时告别伊达家。

   一身病号服的鹤丸重新把书翻开,却怎么也看不进去。他干脆合上书,躲开护士,偷偷溜去花园。

   “果然,我还是不喜欢医院。”行走在廊道里,鹤丸总觉得十分阴冷,空气中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,他有点难以忍受。

   沙——沙——

   终于出了大门,枝叶在头顶摇曳。空气不再是消毒水的味道就令人愉快不少,越是接近花园深处,植物散发出的清新气味越是怡人。

   很快就要到那棵树下, 鹤丸看到一个蓝色的脑袋。走近,原来是他。

   “快醒醒,”鹤丸轻轻摇着他的肩膀,看着他睡眼惺忪,“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容易着凉吗?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,”三日月终于清醒过来,“多谢,我并没有什么大……哈啾……碍……”

  鹤丸无语的看了看,随后自顾自的坐在树下,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。

  恰好的距离,静默却不尴尬。

  几天的时间飞快流逝,熟悉起来的二人对分别感到有些难过,所幸可以通过信件来交流。

  年复一年,鹤丸和三日月在另一个方面上可以称之为挚友了。时空的距离无法抵挡心灵上的交流,即使没有相伴成长,对方也已经融入到生活中,不是竹马胜似竹马。





未完……

如果哪里画风不对,那就是我的问题

(^ω^)

   

  

终于画差不多了,.@道系青年🍉 é€ç»™å·å·ä¸€ä¸ªç³™ç³™çš„蓝朋友,(^ω^)

P5原图,被我魔改了(捂脸)

略略略,我的包养没有肉

  .@道系青年🍉 æ­å–œå·å·è¾¾æˆç™¾fo成就,祝卷卷复习考试啥的一切顺利!

超感谢卷卷帮我想的标题,我超喜欢!!!

  
沙雕文,不过也沙雕不起来,嘛,应该还看得过去(捂脸)

  预警:人物严重ooc,bug众多,文笔糟糕

  觉得雷,请点左上角or右上角,你好我好,大家好,笔芯️❤️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对面坐着的,据说是新宿的公关头牌——三日月宗近,鹤丸对此秉持怀疑的态度,虽然颜值、气质无可挑剔,但是……


  初见,鹤丸认为No.1名副其实。


  独一无二的藏着新月的双眸,通身优雅高贵的气质让鹤丸起了几分兴趣,但纷至沓来的事务让他把三日月抛在脑后。


  鹤丸在与源氏的当家会晤结束后,让下属撤出守在门口。整个人懒散的靠在沙发背上,仰望着天花板,瞥见悬挂在夜空的银钩,突然想起那个有点特别的头牌。嘴角微微上扬,“没有惊吓,心,可是会死的。”面孔在阴影下若隐若现,灯光下,呈现出暗金的瞳孔显得异常冷冽。


  “组长,”下属行礼 后无声的离开房间,唯有三日月停留在房间。可惜一阵铃音响起,预示着鹤丸将要接受新一轮文件的轰炸。


  “嘛~惊吓就留到下回吧,”说完,鹤丸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。


  呵,轻笑声从三日月的喉中传来,“我稍微有些苦恼呢?”面上却一派笑意,接着慢慢饮尽桌上的热茶,而后走出房门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时间的切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“喂喂——”鹤丸一进房间就被吓到了,“三日月,你还真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头子啊,”看着原本整洁的室内变得乱糟糟的,不禁发问,“你,到底是怎么当上头牌的?”


  “哈哈哈哈哈,”三日月想了想,歪过头,竟然有点可爱,不太确定的回答,“靠脸?”


  听到这回复,鹤丸沉默,竟然的觉得这回答,没毛病!可是,下一秒,让鹤丸跳脚,明明我是花钱来享受的,怎么,我还变成了保姆?


  “鹤哟,来帮帮我吧,”衣裳凌乱,顶着一头卷毛的三日月苦恼的笑着,鹤丸诡异地看出三日月这个大男人有几分可爱,捂脸想到:完了!


  生无可恋的走到三日月面前,帮他穿好衣服,转身,想去去整理房间时,手腕被三日月轻轻攥住。鹤丸看向他,融金的双眸带上疑惑。


  “哈哈哈哈哈,要来膝枕吗?”三日月笑眯眯的望着鹤丸,另一只手搭在了腿上,“来躺下吧。”


  “哈?”鹤丸就那么与三日月对视,许久,鹤丸投降似的,枕在三日月的大腿上。不是软绵绵的,也不是硬梆梆的,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
  第一次,枕在家人以外的人身上,鹤丸心绪复杂,待他回过神来,异常认同:好看的人就是没有死角!自下而上的看着三日月,三日月不愧是三日月。


  躺着躺着,瞌睡虫爬了出来,鹤丸终究抵不过睡意,沉入黑甜的梦乡,半梦半醒间,额头感受到一瞬的冰凉却又柔软。


  “鹤哟,愿你梦中翱翔,”语毕,三日月一边轻抚鹤丸柔顺的头发,一边拿起身边的书来阅读。


  鹤丸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“三、三日月?”突然惊醒,坐起“我睡了多久?”喑哑的声线带着淡淡的黏糊糊的鼻音,可爱又撩人。


  “已经是傍晚了,”三日月合上书本,“鹤最近有些忙碌,我也是会寂寞的呀。”端起一杯热茶,轻呷。


  鹤丸沉默不语,半晌,“很快就可以了。”嗓音低沉。


  可是,这天之后,接连几月不见鹤丸踪影,毫无消息,身边的好友都暗暗为三日月着急,看着三日月不紧不慢,从容淡定的姿态,也因为是三日月而逐渐放下心来。


  夜幕时分,三日月外出归来,推开家门,一如往常不见那人踪影。

  
带着些许疲惫躺倒在沙发上,闭上双眼,感受着残留下的丝丝气息,脸上的淡然都化为乌有。等到肚子轰鸣作响,点起了外卖。


  拥有老年人生物钟的三日月一如既往的失眠,只是今天格外的晚,哦,不,该说昨天了。

  睁开眼,又是独自一人。


  拉开门,“鹤?!”三日月的瞳孔突然紧缩,怔怔地看着鹤丸。


  “我回来了,”脸上贴着绷带的鹤丸,笑得一脸肆意,“吓到了吗?”

  “吓到了,真的是,很棒的惊吓,”三日月真切的笑起来,快步上前,拥抱住鹤丸,“欢迎回家。”


“嘛嘛,这可真是……呵~”鹤丸会抱住三日月。

  









emmm,我觉得再写也没啥意思了,如果感觉哪里转折僵硬,那是因为写不来,干脆没写。可能以后会扩展开来。

文不对题,真的很不好意思。

感谢阅读!


  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
  
  

  

  

记住了,(^ω^)

阿刺:

噫……
是这样吗??🙊🙊🙊

到货了,开心
\(≧▽≦)/

捞到三明了,开心,flag也清了,开心

多cp向BL向

预警:cp洁癖勿入
人物ooc
突然兴致来了,写了死亡and一方死亡30题中的几个,纪念掉入刀乱同人的cp(鹤雪)和比较有灵感的cp


part 1.
三日鹤三日

葬礼

鹤丸示意,阻止下属替他撑伞,任由雨点打湿,难得一脸严肃正经的捧着月季来到墓前,挥退下属,独自静立。

雨点渐渐密集,水珠不断从下颌、发尾、衣角滑落。许久,喑哑的声音从喉咙发出,“呵,没想到会是你先走啊,三日月,”鎏金的眼瞳直直的看着那黑白照里从容笑着的男人,“真是混蛋啊……我可不会流泪。”说着,转身离开,衣角掀起锋锐的弧度,一步一步走出墓地。

天边落下的闪电照亮了墓上的相片以及,鹤丸苍白的脸庞。

茶水间

“啊,老大最近是不是哪里有点不对劲?”
“哪里?没有啊!”
“哈?你还真是迟钝,难道没发现老大最近没有捣乱,而且……”
“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,感觉老大跟以往有些不一样了。”
“感觉有点像隔壁的Boss了……”
“感觉有点像隔壁的Boss……”
一时间一片沉默。

“鹤先生,不可以再工作了,快点停下来去休息!”烛台切一脸担忧的看着鹤丸。

“啊——光忠我一点都不觉得累啊,让我做完吧。”鹤丸如往常一般扬起嘴角,看向光忠。

“我……知道了。”光忠沉默一晌退出办公室,隔着门望向鹤丸,心里担忧着,那位的影响竟然这么大吗?到底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art 2.
鹤雪

失踪

“鹤先生,不好了,江雪殿失踪了!”烛台切急急忙忙的跑进房间,对着鹤丸道。

“是吗……”鹤丸擦刀的手顿了顿,继续保养起本体来,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鹤先生……”烛台切光忠一脸复杂的看着鹤丸国永。

鹤丸还是转过头,原本灿金的眸子蒙上了阴影,似乎染上了血色,“怎么了?还有事吗?”

“没、没有……”烛台切光忠怔住了。

几天后,鹤丸国永噬主暗堕,最终碎刀。

最后,本丸再也没有江雪左文字与鹤丸国永这两振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art 3.
一期鹤

如果我忘记了你

“一期尼,没事吧?”粟田口们围着一期一振,万分担忧。

“嗯,当然没事,”一期一振从空白中回来,温柔的笑起来,“大家不用担心。”

大家这才放心下来,唯有药研与鸣狐对视一眼,察觉到一丝不对劲。

转眼间鹤丸国永的祭日到了。

鸣狐他们为一期暗暗担忧,但是一期一振仿佛忘记了鹤丸国永的祭日,甚至这个不存在似的,乱忍不住问出来,“一期尼,你,认识鹤丸国永吗?”

“嗯?乱,你在说谁?”一期对着乱一脸茫然

“是鹤丸哥啊!”

“真是不好意思呢,乱,我并不认识他,”一期歉意的看着乱,“不过感觉乱和他关系真好呢。”

乱和退他们听到这一番话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随后赶紧奔向药研。

一期有些困惑的看着弟弟们的行动,没有告诉他们听到鹤丸国永这四个字,心脏止不住的钝痛,痛得眼泪都有点忍不住了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了,就这样结束吧。
@琴痴酒狂 æ„Ÿè°¢åŸºå‹å¸®å¿™æŠ½ç­¾ã€‚
补充(牢骚)
part 1:相杀相爱的大佬,鹤丸在未来有一部分越来越像三日月,但鹤丸不是三日月,他只是他,谁也活不成谁。

part 2: 渣审设定,so前因后果自由想象

part 3:现paro

文笔跟不上脑洞,自认为一点也不刀子,感谢阅读。




三日鹤 莫比乌斯环

算是庆祝鹤丸,三明出线的短打

预警:人物ooc,错字,bug什么的请告诉我
          我失眠了,他们也给我失眠吧

可以接受的话下拉吧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鹤丸生病了,被病痛折磨得有些虚弱,变得浅眠及其容易失眠,日常与光忠抱怨这一点。

这天下午,天气异常的好,一点也没有夏季的炎热,适合补眠。鹤丸有些感激这样的天气,伴着清风与蝉声缓缓沉入梦乡。

入梦的那一刻,鹤丸睁开了双眼,惊异的看向天空,漫天星子,天空何等的清透,感觉一伸手就能触摸到,是如今少见的景象。四周是空旷的原野,借着星光与萤火还能看见不远处的森林,空气中带着草木的清甜,沁人心脾。

鹤丸深呼吸一口,心旷神怡,感觉失眠的疲惫与在未知领域的焦躁渐渐被抚平。整个人冷静下来,突然发现自己身着白色的和服,脚穿木屐(就是鹤丸的内番服)

试着走了几步,仿佛本能般行动自如。

“哦呀,真是吓到我了,不过,这才有意思啊!”鹤丸一脸惊喜的自语,“哈哈哈,进行久违的探险吧!”顺着脚下的路向前走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东方既白,鹤丸停下步伐,爬上一旁的巨石欣赏起日出。

细微的光亮从东方升起,很快,一片炽白,为路过云彩镀上金光,将酱紫,蓝紫的天空染上纯净的蓝色,不远处响起鸟鸣,风中传来沙沙声,一切都鲜活起来。

“真是好景致啊!”鹤丸看着天亮后的森林原野,许久才动身前行。

穿过森林,一座传统的日式住宅矗立在眼前,大气端庄却有些诡异,仅有的房屋让鹤丸踌躇,直接告诉他没有问题,犹豫之间,门,开了。

一个银发扎马尾的孩子从门中走出,左顾右盼,“啊,是客人吗?快进来吧!”说着拉过鹤丸的手,向屋内冲去,“大家,有客人来咯!”
回过头对着鹤丸灿烂的笑起来,“走吧,哦,我是今剑,欢迎来到三条宅。”

鹤丸被今剑的笑容感染,任由他拉着,“请多指教,我是鹤丸国永,五条家的,还真有缘。”

“哈哈,快来!”
“是石切丸啊,这是鹤丸,鹤丸国永。”

“您好,我是鹤丸国永。”鹤丸点头行礼。

“您好,在下是石切丸,抱歉在下还有要事无法作陪。”身着神官服的高大男人回礼后,慢吞吞的前进。

“走吧,我们去花园,可惜岩融和小狐丸不在家。”

“今剑,小心点。”鹤丸顺着今剑的步伐。

到了花园,一位有着绀色头发身着深蓝色和服的男人似乎在廊下品茶。

“三日月,三日月,你瞧,谁来了。”

大老远,今剑的声音便传来,待他们来到三日月跟前,“是被你强拉来的客人吧。”三日月不紧不慢的拿起茶杯轻呷,而后缓缓抬头,看向今剑与鹤丸,瞳孔不易察觉的紧缩,即刻垂下眼眸,遮住眼中的深意,状似看向茶盏。

三日月起身,“初次见面,在下是三日月宗近,可唤我为三日月。”

“你好,初次见面,我是鹤丸国永,”鹤丸看着三日月,眼中带着些疑惑,明明从未谋面却总有一股淡淡的熟悉感,“叫我鹤丸就可以。”

今剑自觉插入不了他们的氛围中便哒哒哒自己玩耍去了。

三日月注意到鹤丸眉眼间些许的疲惫与木屐上的泥土、草屑,“随我来吧。”鹤丸有些不明所以的跟上,直觉三日月是不会伤害他的。直至来到浴房,鹤丸明显一怔,嘴角逐渐扬起温柔的弧度,“多谢了,三日月。”便踏入其中。

“这也,太犯规了……”三日月在鹤丸背后放空了眼神,用双袖挡住微微泛红的脸颊,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。

鹤丸从蒸腾的雾气中走出,穿着与三日月同款的白色和服,有些宽大,松松垮垮的,露出他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,发尾的水珠顺着锁骨深入衣领。

致命的吸引力,对三日月来说,不过他端住了人设,面上一派风雅沉静领着鹤丸去用餐。用餐时,不断挑起鹤丸感兴趣的话题,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,怎么也聊不完。

饭后,三日月拉着鹤丸到万叶樱下赏花,消食。

是棵上了年纪的书,一团团樱花像粉白的云朵将庭院渲染,空气中沁着樱花的淡雅,阵阵微风吹拂,花瓣簌簌落下,飘落在茶碗中,瞬间为朴素的它添上一抹亮色。

在三日月眼中鹤丸是那一道最美丽的风景,淡粉的花瓣静止在那没有色素却柔顺的银发上,和服上,白色,粉色,还有那溶金的眼眸,构成鲜活的他,一如幼年那般纯净。

而鹤丸眼中那漫天飞舞的花雨是三日月的陪衬,与他那浑然天成的气质分外和谐。

人,物,景,密不可分。顷刻间静默。

回过神来,都有些羞赧,三日月则没有显露出来,只是眼角含笑凝视着鹤丸。

然而一阵水纹荡漾,鹤丸如玻璃碎片般在树下散开,消失在庭院中。

又是这样,已经多少次了呢?

从幼年开始,在花丛中相遇就已经注定,一次次再见,一次次遗忘,真是折磨老人家呢?三日月的面庞沉默在阴影里,眼中墨色翻滚,新月有些黯淡。

驻足片刻便转身离开。花瓣碾碎在尘土里。

鹤丸一觉醒来,对自己的沉眠感到诧异,但是身体有些沉重,到底是怎么回事?该去看医生了吧。

翌日,医生出示病例并告诉鹤丸,你的病情加重了。

鹤丸感到有些沉重又有些释然,在廊边看着,有那么一瞬间眼前划过模糊不清的画面,突然感到有些累了,但还是决定去给医院里的儿童讲绘本故事。

在医院布置的游戏房里,孩子们围坐在鹤丸身边,等待他讲述绘本故事。

当鹤丸抽出一本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,心弦不知为何触动,怔愣了一会才开始讲起故事。

回到家,径直躺倒在沙发上,睡意袭来,就这么沉入梦乡,那一刻,鹤丸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庭院里,有一株樱花开得绚烂夺目,“哦呀,这可真是吓到我了。”身上还穿着白色的和服。

轻灵的木屐声传来,一位陌生的绀色头发的男子缓慢走来,仔细一看,竟然是同款的深蓝色和服。

“初次见面,在下是三日月宗近,”三日月恍若未觉鹤丸来得有些诡异,“可唤我为三日月。”


“啊,初次见面,你是鹤丸国永,”灿金的眼眸永远是那么生机勃勃,“叫我鹤丸就可以了。”鹤丸觉得三日月十分熟悉,却说不上来。


当鹤丸要开口时,如同碎开的玻璃消失在花雨下。


鹤丸觉得身体躺得有些难受,一看时间,怎么过去这么久?起身洗把脸,开始做起简易的晚餐。


饭后,服用了药物,睡意不断侵袭,而大脑又十分清醒,这就有些痛苦。鹤丸强撑着睁开双眼,凝望着绀蓝色的床,渐渐的合上眼睛。


那一刻,鹤丸睁开双眼,看着陌生的环境,“哦呀,这可真是吓到我了。”


又是一次开始。


三日月为这样的开始而欣喜,那珍藏的记忆不断涌上心头,思念着那一双浸满爱意的琥珀般的眼眸。


那一日开始,鹤丸逐渐不分场合,时间的昏睡,令亲朋好友分外担心,但自己不知为何没有丝毫恐惧,反而有些隐隐期待却在他们面前藏得好好的。


在那一个天朗气清的下午,鹤丸靠在树旁缓缓睡去,永远沉入黑甜的梦乡。无论光忠,大俱利,小贞如何呼唤也不曾醒来。


陌生的樱树下,鹤丸发现自己身着两件单衣披着羽织,颈间有一条金色的锁链般的项链,足蹬木屐,套着黑色半手套的手还拿着一把太刀,沉颠颠的,“哦呀,这可真是吓到我了。”


三日月望着熟悉装扮的鹤丸,眼中藏不住欢喜与爱恋,但担心吓到鹤,不断克制着情感,颇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走向树下的鹤丸。如同无数次的从前介绍自己。


撒~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?


初次见面,在下是三日月宗近,可唤我为三日月。

初次见面,我是鹤丸国永,叫我鹤丸就好


永恒的爱恋就此展开。


一次次相遇,一次次遗忘,一次次等候,最终拥抱你的灵魂,刻骨铭心。

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彩蛋?


某一日开始,素未谋面的两人开始共同做梦,梦中的每一次相遇都是新的开始,唯一不变是爱的情感。


某日,两人终于相遇,一见钟情,一切都是那么契合,那么刚好,仿佛生来就是对方的骨中骨,肉中肉。


死亡分割不了,梦,还在编织


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是真的结束了,不过感觉自己功力不行,没有表达什么,嘛,祝大家食用愉快


 @琴痴酒狂 æˆ‘真的写了,三千了,快夸我

打死这个不要脸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