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枫

杂食动物
懒癌
拖延症晚期患者

有猫病(二)

前章走评论


预警:人物依旧ooc

@琴痴酒狂 ,我,真的写了,快夸我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光?晕乎乎的,怎么,这么难受?浑身像被车碾过一样,这是鹤丸醒来的第一感觉。

猛得拽起被子,将自己包裹在其中,惊慌失措,甚至还能感应到残留的反应,空气中还弥漫着浅淡的情欲的味道,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刺激他。鹤丸小心翼翼地拉下被子,看到无人的房间时,松了一口气。


懊恼,后悔,庆幸……复杂的心绪盘绕在大脑,扰乱他的判断,行动迟缓。


咔嗒,门开了。鹤丸又装起鸵鸟来。

“哦呀,醒来了吗?”三日月托着餐盘走向鹤丸
,“鹤哟,起来吃午饭。”

“你是谁?怎么会……”鹤丸突然坐起,看清三日月后,失神的凝视那对新月,声音渐渐消失,似乎有印象又没有头绪,“你,到底是谁?”


三日月没有听到,注意力都集中到鹤丸身上,满意的看着自己留下的印记。

久久得不到回应,鹤丸突然意识到自己为着寸缕,凉飕飕的,垂眼一看,全是痕迹,分外明显。立即抓起身边的衬衫穿上,似乎大了几码。

呵,三日月这才轻笑出声,“快点吃吧,应该饿狠了吧。”倾身,为他拢好衣领,揉了揉他顺滑的白发,只是不动声色笑得温柔 。好似花瓣轻轻飘落,泛起层层涟漪。

鹤丸的脸颊悄然飞上了一抹薄红,默不作声地吃了起来,将疑问吞回。三日月看着莫名散发着可爱气息的鹤丸,目不转睛,但思绪早已飞到昨晚。

包厢内有别与群魔乱舞的大厅,安静得令人不敢大声呼吸。

“嗯…怎么这么安静呢?那个…”髭切有些困惑的歪了歪头。

“是膝丸,”膝丸起身回答兄长的问题,做了个手势,接过身后的人拿来的合同,将它放在桌上,“阿尼甲,我们在和三条家谈制药合同,是吧?”

“是的,会长大人,若头大人。”身后异口同声回答。

“嘛,你们还真是有趣,”今剑进入包厢内,示意手下拿过合同,看了看,传给了小狐丸和三日月,与髭切交谈,“合同大致没有问题,详细的就交给小狐丸和三日月与你们洽谈。”

“原来如此啊,”髭切露出公式般柔软的笑,“所以呢……嘛,我还有事,失陪,那就祝你们今晚玩得愉快。”说着好像瞥向三日月,起身离开了包厢。

“失礼了。”膝丸带着手下紧随其后。

徒留三条有些茫然的留在包厢。

“你们要是还有兴趣,就去玩吧,我还有许多文件,就不陪你们了。”今剑回去工作了。

小狐丸与三日月面面相觑,“哈哈哈,那就都拜托小狐丸了。”

“喂,喂,不能这样啊,三日月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阿尼甲,还有什么事…”话音未落,髭切的手指轻轻抵上膝丸的唇,“失忆丸,忘了吗?”

似乎哪来的嘭——的一声,膝丸爆红了脸【此处应有链接】

——再将视线转回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那、那个,我,吃完了……”鹤丸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发尾。

“嗯?哦,鹤叫我三日月就好,”三日月回过神来,“那么,鹤,愿意当我的男友吗?”

“诶——什么?”鹤丸一脸懵逼。

“难到,鹤吃干抹净了就不愿意负责?”三日月难以描绘的双眼染上愁绪,那无人可比的脸庞肉眼可见一的黯淡起来。

颜控的鹤丸遭受一万点暴击,“我、我愿意。”脑子一热,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三日月。

三日月趁鹤丸不注意,露出略带狡猾的笑容,但声音还是带上了几分忧郁,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,我发誓——”


“那么先从我的名字开始,来,三——日——月。”三日月发挥美颜的优势诱哄道。



“三、三、三日月先生。”鹤丸害羞得低垂着头,心中却在疯狂撞墙,啊!要完,到底是谁下得药?千万不能被小乌丸他们知道,不过,这个人也长得太好看了吧!我也不算吃亏吧?


“三日月先生吗?嘛,也算不错的开始,”三日月呢喃,“不用担心,我已经解决好了,只是惊喜呦。”


“诶?什么?”鹤丸终于回过神来,“这,样吗?”颦蹙沉思。


三日月但笑不语。


“啊!”鹤丸惊呼出声,“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


“快下午三点了。”


“糟糕,要迟到了,咪酱会念叨死我的。”


“不用急,慢慢来,我先去拿套衣服给你,然后送你过去。”


“多、多谢,”鹤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,不敢与其对视,“啊,我、好、好像还穿着你的……”


“哈哈哈哈哈,不行啊,”三日月笑出眼泪,“鹤,你真是太可爱了!我不打扰了,快换衣服吧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写完了,回头看,没想到那么短,也不知道还能写什么,明天看看再补,心累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7.15

补完了,就差车了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7.16







@琴痴酒狂 ,我流ooc简笔画,来愉快的搞事吧

超实用

妄为:

好了,晓得了(望天)……

撷云织羽:

码一个,以及,@开膛破肚 

有鸟居丹穴:

红叽叽:

马住!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@琴痴酒狂 小伙伴写得太好了,吹爆她,wuli
,一本满足

琴痴酒狂:

【髭膝】驯狼(车)
不知道多少字的车,请注意
有事后、tiaodan、语言、野外等大型ooc现场
我其实是想写病病的哥哥切和可爱的弟弟丸的,结果就成这个样子了【土下座】
@晚枫 我我我写完了!我让你失望了!_(:з」∠)_

四季之味(段子)

感觉要勤奋起来,不能咸鱼,祝我心想事成吧

预警:人物ooc,ky误入

夏天就是要吃炸鸡腿+快乐水+冰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炎炎夏日绿树成荫,蝉声阵阵,连风都带着酷热的气息,这就是夏天啊。

“可恶,想吃炸鸡,鸡腿,鸡翅,天妇罗,可乐,冰棍……”审神者瘫倒在办公桌上,“没有这些,还过什么夏天嘛!”

“真是万分抱歉,阿鲁金,照顾不周让您失望了!!!”长谷部感觉整个刀生都要灰暗起来。

“诶,那就让我吃吧,让我吃吧,让我吃吧……”审神者满怀希冀地看向近侍长——废婶——谷——制造机——部。

“但、但阿鲁金还在生病啊……”长谷部一片灰暗,轻轻一戳好像能飘散如尘,内心还在挣扎【可恶,都是我的错,到底要不要……可恶啊!!!】

突然审神者凑到长谷部面前,挥了挥手,见他没有反应,双手轻捏他的双颊,“啊啦,肉肉的,好软啊~~”

长谷部终于回过神来,满脸通红,头顶好像都能冒烟了,“阿、阿鲁金sama……”呐呐道。

审神者恍若未觉,“真可爱呢,不,是真可靠呢,长谷部。”

“是,必不负主的重托。”
“那么,去吧,可靠的长谷部君。”

走着走着,长谷部感觉到哪里不对,“阿鲁金!!!”大喊出声。

门外,“呐,三日月,主上还真可怕呢。”

“哈哈哈,是吗?鹤真厉害。”

“喂、喂,不要装傻啊,算啦,去找咪酱吧,”鹤丸牵起三日月的手,哼起轻快的小调,“一起制作惊吓吧。”

阳光下,鹤丸的笑容太过美好,蛊惑了三日月的心,但又像鹤般翩迁,洁白,美丽,剔透,好似随时会羽化离去。

“哈哈哈,甚好,甚好。”

此刻光阴定格在心间,一如幽兰,淡淡馨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听着长谷部的曲子写真爽,到后面又拐回三日鹤,真的是该怎么说呢?

失智的我竟然文艺起来,有毒吧,应该没有串画风吧?
哈哈哈哈哈,祝泥萌食用愉快


生贺

迟来的生贺,献给小伙伴@琴痴酒狂 ,祝你科目二顺利过关。
不好意思,沉迷摸鱼

土下座道歉,人物彻底ooc,我也写不下去了,烂尾了吗?不造啊。

可以刷卡上车哟,不过是辆假车

依旧不怎么好吃,哈哈哈
预警:人物ooc,私设如山请忽略各种bug
ky勿进

链接在评论,感谢愿意浏览的泥萌。

有猫病(一)

预警:人物ooc,各种bug请忽略

           ky勿入

又干又柴,并不好吃

链接在评论里
@琴痴酒狂 我终于写完了,肾虚

<a target="_blank" class="f-atbox s-fc2" href="http://wanfeng061.lofter.com/post/1f51013e_eebe775f"  >第二章</a>

占tag致歉

终于集齐左文字一家了,超级感谢狮子王,打算写一篇狮子王与左文字一家不得不说的二三事(当然是友情向啦),写完就删

四季之味

突然发现今天是小暑,之前奶奶说小暑要吃羊肉,但是家里到没有这个习惯,那就随意点,先摸鱼摸一篇。

预警:人物ooc,不要较真,ky勿进
           很短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哦呀,今天的近侍是咪酱啊,”审神者突然一手握拳拍打在另一只手的手心,“突然想起,小暑就该吃羊肉啊,正好咪酱来了,我,我想吃酱羊排,椒盐羊排,羊肉汤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主上,但是天气这么热,还是要食用一些清热解暑的蔬菜吧。”

“嘛嘛,那就加上苦瓜炒蛋,苦瓜蛋汤或者冬瓜汤吧,正好办一场宴会庆祝让大家休息。”

“那么,主上,我先去通知大家这个好消息吧。”

“去吧,去吧,”等到光忠走远,审神者突然想起,“啊——咪酱你还不能走啊,我不想面对这么多公务啊,要死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傍晚,远征部队归来,正好大家在布置会场。

“哦豁,今天怎么这么热闹?”鹤丸领着队员走在本丸中,看着短刀们在万叶樱下进行装饰,“啊,是光坊。”

“鹤先生,您回来了呀,本丸今晚要举行宴会。”烛台切光忠正好瞧见鹤丸他们。

“烛台切,为什么会在今天,是因为什么重要的事吗?”

“并不是的,膝丸殿,是主上趁着小暑想举办晚宴犒劳大家。”

“诶,很不错嘛,你说呢?疑惑丸。”

“啊,阿尼甲,是膝丸,膝丸啊——”

“名字什么才不重要吧。”

“哈哈哈,甚好甚好。”

“嘛嘛,大家先去洗漱吧,不过三日月你要注意一点,算了,我还是拜托今剑他们吧。那么,我先去主上那进行这次远征的报告。”

“啊哈哈哈,鹤哟,不要这么紧张,我在在浴室等你。”

“我知道了,那就好好等着我吧。”

白色的衣袂翩迁在转角若隐若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夜,烛火通明,樱花于月下起舞,花瓣翩翩,撒落在食物上,带来浅淡的香气。

歌仙举起酒盏接住一瓣樱花,清酒泛起涟漪,酒中的月亮也朦胧起来,“真是风雅啊。”低头轻抿,“树下清酒上,飘落樱花瓣。”【我把原来的俳句改了】

审神者捂嘴轻笑,“还真是歌仙。”

“呐,主上这绿绿的汤是什么?”

“是乱酱呀,要尝尝吗?很美味哦。”

“是,是吗 …哈哈哈,一期尼好像在叫我,我先走了,主上。”乱看着审神者露出熟悉的轻笑,赶紧撤离。

嗷唔,“明明很好吃啊!”浓稠的汤带着细碎的蔬菜与蛋,审神者对着鹤丸舀起一勺,“鹤丸,要吃一些吗?非常清热解暑,很适合你哟。”

“不要。”鹤丸迅速拒绝。

“那么三日月要来一点吗?很美味哦!”

“哈哈哈,是吗?那就来一些吧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审神者眯起眼睛,笑。

三日月闻言,看着清绿的汤,发出慨叹,“真是漂亮的绿色啊。”

喝了一口,整个人淹没在阴影里,突然一手捞过鹤丸,渡了过去,“真是美味。”

鹤丸的脸皱成一团,“哪里美味了?太苦了。”

三日月依旧弯了弯眉眼,“啊哈哈哈,有鹤在就很美味。”

“是吗,那就请三日月大人连带着我的份一起吃掉吧。”

“果然不行呢,没有鹤,我可是对苦味很苦手的啊。”

“山姥切,快停下,太不风雅了!”

“我只是仿品,不要对我有什么期待。”呼啦呼啦,卷着被单在地上翻滚。

“阿尼甲,不要突然睡着啊!”

“好吵啊,啰嗦丸。”

“是膝丸,不是啰嗦丸啊,阿尼甲!”

“哦啦哦啦,只要知道你是弟弟丸不就好了。”髭切抬手,拾起粘在膝丸刘海上的花瓣,chu-“真是可爱呢。”

膝丸突然满脸爆红,头上好像还能看到蒸气。

“呐呐,一期尼,我们可以喝一点酒吗?”短刀们围着一期一振。

“不行,饮酒对你们不好。”

“诶,难得一次。”

“乱,你在做什么?”

“什么都没有,一期尼。”

…………

“真是热闹,大家都很开心呢,”审神者不知何时回到天守阁,看着窗外,“偶尔一回也很好,是吧,药研?”

“是的,大将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那首俳句原句是松尾芭蕉的《赏花》:“树下鱼肉丝、菜汤上,/飘落樱花瓣。”
   摸完这篇,就去码交错,然后就是黑道paro了

    突然觉得自己很勤奋(并不是)

【三日鹤】交错 上

重点预警:私设如山,人物ooc,没有考据
如有不当,请指出,拒绝ky

平行世界设定:
一点也不热爱惊吓,更不活泼的鹤姥爷
究极自我,仙气逼人的年轻or年幼爷爷

如果以上可以接受,请愉快地食用吧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鹤丸国永大人,请求您醒来,帮助我们吧!”

是谁?

“在下是时政的特派员铃木五郎,特来请求鹤丸殿下帮助我们。”

(真名……吗,原来如此)

你们的请求我接受了,但是,时间未到,回去吧。

“多谢鹤丸殿下,那么多有打扰,请允许在下先行离开。”

黑暗的室内一篇寂静。

“唔……这里是哪里?”鹤丸睁开灿金的双眼,就着月光,观察起四周,是茂密的树林啊,枝叶繁茂,萤火飞舞,虫鸣蛙叫,与天边的弦月构成夏日独有的美景。

“啊啦,”鹤丸突然僵住,低头,握了握十指,“是人身啊,还真是有点不习惯。嗯……到底是谁说过有萤火虫的地方就有水源呢?”随着萤火蹒跚行走,反而来到一处庭院。

当鹤丸用刀柄拨开眼前的藤蔓,看见一个身着深色单衣的孩童正坐在廊下。

微风习习,荧光点点,带着夏季独有的清凉。

“哦呀哦呀,玩笑可开大了。”鹤丸转身喃喃,打算离去时,绀色头发的孩童终于发声,

“阁下深夜到访,有何要事。”

“只是误入此地。”回头望向他

“那么,不妨来喝杯茶吧,不知名阁下。”孩童终于抬头转向鹤丸,邀请道。

“还真是大胆呢,”鹤丸清晰地看见孩童眼底的弯月,“三日月大人。”

“呵呵,怎么会呢,不知名——阁下,”三日月捂嘴轻笑,夜风轻扰起发尾。

“嘛,您可以叫我鹤”丸国永,鹤丸走近,单膝跪地,俯身,突然怔住。

“原来是鹤——阁下啊。”

“您叫我…鹤,即可。”鹤丸说着摸了摸三日月顺滑的头发,突然倒下,消失在风中。

三日月有那么一瞬,瞳孔放大,半晌,看着毫无痕迹的庭院,之前的对话仿若迷梦。抬头,望着天上的弦月,“真是,奇怪的访客。”

树叶婆娑发出沙沙的响声,更显得庭院寂静。

不知何时出现的仆从出声道:“三日月大人,刚刚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并没有什么。”

“是,夜深了,您也该去休息了。”

“啊。”

次日,三条宗近带着三日月接待了门下的五天国永,得知五条将奉命铸刀。

数月之后,三日月早已因为充沛的神力拥有少年的模样。一日与兄长们看到五条国永的锻造的刀,突然想起了那晚,那个奇怪的客人。

“真是有趣。”三日月微微笑起。

今剑,岩融等人(刀)疑惑地看向三日月,不明所以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写好了,虽然短,但好歹是一章
@琴痴酒狂 快来,还有期待我点的梗